© 2016 by Lightbulb Ltd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
2018.03.31 iMoney

資深傳媒人領航視障生 記錄生命時光

2016.10.27 U Magazine

靠著一雙耳朵、一堆文字,只看到模糊黑影或白光的他們,想留住每個人獨一無二的生命故事。

3年前的春天,資深傳媒人鄭美姿開始任教寫作班。十幾個視障學生只聞其聲,不見其貌,於是她就成了被形容為擁有甜美嗓子、啟蒙他們愛上寫作的「美姿老師」。這群學生小時候在心光盲人院暨學校讀書,其後各自考上主流中學,而寫作班把他們再次聯繫在一起。踏出課室,他們WhatsApp對話的內容天南地北,一有作品就急不及待放上群組分享。四期的寫作班早已完結,但根本沒有最後一期,因寫作班已延伸至更多訪談活動,甚至擴展成為社企「時光」的副綫。

在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的課室中,參與寫作班的學生能自訂題目,有時憑記憶,有時靠想像,文章常取材自生活經歷。回想加入寫作班的原因,眾人禁不住噗哧而笑。有人當初以為是DSE寫作班,有人是被逼參加。

靠著一雙耳朵、一堆文字,只看到模糊黑影或白光的他們,想留住每個人獨一無二的生命故事。

3年前的春天,資深傳媒人鄭美姿開始任教寫作班。十幾個視障學生只聞其聲,不見其貌,於是她就成了被形容為擁有甜美嗓子、啟蒙他們愛上寫作的「美姿老師」。這群學生小時候在心光盲人院暨學校讀書,其後各自考上主流中學,而寫作班把他們再次聯繫在一起。踏出課室,他們WhatsApp對話的內容天南地北,一有作品就急不及待放上群組分享。四期的寫作班早已完結,但根本沒有最後一期,因寫作班已延伸至更多訪談活動,甚至擴展成為社企「時光」的副綫。

在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的課室中,參與寫作班的學生能自訂題目,有時憑記憶,有時靠想像,文章常取材自生活經歷。回想加入寫作班的原因,眾人禁不住噗哧而笑。有人當初以為是DSE寫作班,有人是被逼參加。

讀中五的曉慧傻氣地大笑,自稱並非熱愛寫作,卻是班上寫得最多文章的同學;左眼失明、右眼只剩下一點視力的Sam,有時會記錄上學途中所見所聞,亦曾以自己的眼為題寫作;最年輕、就讀中三的Bosco愛寫小說,身旁幾位忠心讀者搶著讚他的科幻小說和鬼故「傳神到不覺得他是看不到的」;嚴重弱視的中四生恩華閒時會寫文言文及詩詞、又會拉二胡、讀《莊子》,語調平淡緩慢文謅謅的,難怪被嘲是「古代人」;一頭銀髮的麗銘患有白化症,皮膚白晳,連眼裏的世界也是白茫茫的,但思想成熟得像看透世事;就讀大專二年級的諾兒,擅長使用點字系統,出名毫無錯字。

眾籌為長者出版故事冊

寫作班讓美姿老師更認識視障學生的潛力,發覺他們求知欲和同理心特別強,寫作能力又不錯,一方面不想埋沒他們的才華,另一方面懷念上課的時光,於是與專為客人製作時間囊的「時光」創辦人李鸝(Lilian)提起,對方也有共同信念:「文字有價值,而故事該被記錄。」屬於行動派的Lilian一鼓作氣,做吧。怎做?二人前年靈機一觸,聯繫了幾家老人院和服務獨居長者的機構,試圖連結視障學生和長者,並在Umadx搞眾籌,項目為「那一代的時光」。心光學生夥拍健視生,經培訓後再為10位長者紀錄生命故事,精裝成故事冊。項目在30天籌得20,100元,作為學生車馬費、導師費、行政費、保險、舉辦分享會、製作故事冊的費用。

項目最終有11個視障學生及6個來自五育中學的健視生參與,健視生成了視障學生的白杖,視障學生是老人家的故事紀錄員,而老人家亦覺得在做義工。美姿老師事前還擔心學生過於被動,怕雙方有代溝,但後來發現自己多慮了。眼見視障學生把耳朵湊近受訪長者,耐心聆聽生平故事,嘗試代入老人家的情感,當受訪長者惜字如金,他們就發揮寫作班的訪問技巧,甚有記者風範。

節錄自第545期《iMoney Focus》講心講金

撰文:馮婥瑤

http://imoney.hket.com/article/2041265